紫笔文学 > 守寡后,她成了将军的白月光 > 第九十五章 请君入瓮

第九十五章 请君入瓮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奴,阿奴,我一定不会让你受罚责骂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奴,让我再见那女人一面可好……阿奴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蕴抻了抻回了力气的手脚,晃了晃手中的银镯子,目光微微暗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勒烜容怎么来了?她既然敢明目张胆地前来,就说明拓跋延都此时不在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奴,请娘子入内,我有话要与她说。”姚蕴的嗓音端庄肃穆,她在恭敬请她进去!

        里里外外只静默了一瞬间,苏勒烜容的急躁不耐烦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奴,你听见没有,人家娘子请我进去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奴,我再说最后一遍,给我开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奴,昨日延都王子只是说不可让娘子胡闹私自闯入,如今是我亲自请她进来的,她亦能平和安静相处,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外静默片刻,厢房的木门再次打开,一身风火红衣跃于门边,还有一道凌厉狠毒的幽幽目光朝她瞟来,似能将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烜容姑娘,未免日后有理说不清,还请阿奴留在屋子里一同看守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我也怕你这贱蹄子使了什么手段诬陷于我,挑拨离间了我和延都哥哥的情意!阿奴你滚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奴本就心惊胆战,生怕再生事端,若是能在屋子里仔细看着二人,也算是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多谢烜容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蕴粲然一笑,作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顺手提起茶壶给她们二人各倒了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烜容姑娘请用茶,阿奴你也坐下润润嗓子,不知姑娘来寻我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勒烜容翻了个白眼,鼻子哼着闷气自顾自坐下。阿奴坐在她们二人的一左一右,深怕二人再起争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是何方人氏?多大年龄了?我听说你是被绑来的,你夫家是什么人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看来烜容姑娘对我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感兴趣个屁,快快如实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烜容姑娘若是想知道,不如亲自去问你心心念念的延都哥哥,我们汉人有句古话,夫妻同心其利断金。或许还能与延都哥哥增进感情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勒烜容很厌恶她如此亲昵地称呼她心中唯一的好郎君好夫君。这可是她死皮赖脸才苦苦求来的,怎么能让她如此随意轻浮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娘子挤眉弄眼、横眉怒目,欲要跳起来的身子却被阿奴死死拽住,忙不迭已地给她递来的热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烜容姑娘莫气莫气,若是再起争执我们二人都会有大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蕴见她们二人微微舒展,重新安坐下来,面上笑意愈浓。隐藏在衣袖下的白皙手指在轻叩,微不可闻、无人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烜容姑娘的顾忌,更明白你心底的缱绻眷念。所以啊,小娘子我可有一计能替你解燃眉之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延都哥哥面容英俊、身形魁梧、为人体贴,手握一方大权兵马,天下人都想要嫁给延都哥哥,你的龌蹉心思早已人尽皆知,莫要在此装模作样!你、你,用你们汉人的话来说,就是个黄鼠狼不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蕴莞尔一笑,无奈地叹了口气,转头看向坐在右侧的阿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奴,对不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奴一怔,眼神迷蒙,正要张嘴对着口型询问,却是猛地垂眸看向自己的手背。手背上的某一处刺痛袭来,是姚蕴抬手轻轻盖住了她的手背,手中还刺入了一根微不可见的细长银针!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目光渐渐暗淡无光,隐入尘埃,犹如一条误入泥潭的盲眼小鱼,急急喘着气吐白沫却只能任人宰割。直愣愣瘫倒落地后,她的一双眼珠溢出巨大空白,唯独将小娘子那依旧笑意盈盈、天真无邪的单纯模样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勒烜容终于反应过来,可惜似灌了泥浆混土的沉重脑袋已容不下她的任何思考和行动,四肢更似被锁在了千层冰窖里头,虽然能略微动弹却完全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蕴转过身,扯下床帘撕成布条来绑好她的手腕。再往下摸索她的腰间,心底一喜,竟然还有个铛框作响、圆鼓鼓的钱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烜容姑娘,你且放宽心,要死也没那么快死。我会让你死得其所的,你日后还得好好感谢我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次来到阿奴跟前,在她腰间摸索了几下就寻到了钥匙,略带歉意地理了理她搁在眼角的凌乱碎发,抹去了猩红眼角的两滴清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伏在她耳边呢喃了两句:“阿奴,多谢你这几日的悉心照顾,此毒五个时辰后便可自行缓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了口气,取下发髻上的银簪子。她在簪头处仔细转了两圈,簪头与簪针竟然分离开来。她将簪尾置于簪头里的小旮旯沾取旋转几回,转瞬之间,那只银簪簪尾就泛上腥臭白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将簪子杵在苏勒烜容的玉颈前,差之分毫便可见血,目光幽暗、果断决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簪子的簪头涂有剧毒,你可想试试睁着眼睛感受肝肠寸断的撕心裂肺之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喜我,我亦不喜你。因此若是我能顺利逃走,你便可独占你的延都哥哥,一举两得,何乐而不为?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了,她已牟足力气一把拽着她起身,让她站在自己的身前,解了铜锁,来到了屋子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光明媚灿烂,春风拂面畅然,耀眼得她忍不住眯了眯眼,细长卷翘的睫毛沾染上淡淡金光,白皙面容也镀上一层酡红娆色,如梦如幻,如娇如奢。她深吸了口气,很是贪念这样无拘无束又混着青草黄泥的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在外头的四位侍卫一愣,纷纷拔出佩剑朝她汹涌而来,可是也仅仅是停留在距离她们二人六尺之外的地方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要轻举妄动,否则我就把她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蕴心底冷笑,她还真是赌对了,他们不是怕伤着她,却是怕伤害了她身前的这位大首领爱女。若是苏勒烜容死了,尊贵兵权也就荡然无存了!

        姚蕴倚在她耳侧悄声道:“如何?想清楚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勒烜容那褶皱的两条小眉毛一闪一扑,紧咬着玉唇,郁郁沉沉、不情不愿。

  http://www.zibiwx.com/book/147975/6150050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zibiwx.com。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ibi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