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笔文学 > 捍天 > 第55章 夜话

第55章 夜话

        夜深人静,周捍北落寞的身影透过烛光映在窗边,眼睛里噙着泪水,思念着不知身在何方的黎心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笃笃笃……”一阵敲门声传来!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急忙拭去眼角还未滑落的泪水,连忙上前开门,打开门一看竟是黎碧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母,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我女儿的房间我来不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周捍北被黎碧鸢一句话噎的尴尬无比,看着面色冷漠的黎碧鸢,周捍北赶紧把她请进了屋里,坐下之后倒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黎碧鸢见状接过水杯缓缓放到一边,示意周捍北坐下,“不用那么紧张,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伯母前来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黎碧鸢的话,周捍北有些忐忑不安的坐下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一起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一起有大半年左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回忆着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,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微笑,察觉到还有长辈在这,而且一直盯着他看,发现这有一些不妥,便收敛起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时间也不长,那心兰怎么会这样死心塌地的对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碧鸢很是不解,虽然黎心兰年纪不大,有些纯真,但也不傻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,不然才半年怎么可能会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母,这个我也不清楚,就像下午说的那样,合适的时间地点,遇见了合适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黎碧鸢心中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,眼放精光,强大的气势压的周捍北有些喘不过来气,周捍北顽强的挺着,倔强的眼睛和黎碧鸢对视着,虽然不知道伯母为什么突然这样,但是涉及到黎心兰,他有自己的底线,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……伯母,我们是真心相爱,除……除非心兰不同意,不然,就算是你,也不能阻止我们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自在心经极速运转,抵挡这股强大的威势,本来想用索命梵音反击,但是毕竟是黎心兰的母亲,而且不一定管用,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周捍北还在苦苦的坚持,黎碧鸢心想,这傻小子,你以为我是想阻止你们在一起吗,至少目前看来,觉得周捍北可以为了女儿不顾一切,心性还不错。不过继续试一试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,你们走到哪一步了,你有没有欺负她?”说完,气势更盛一筹,已经压的周捍北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都……都是……她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来,你懂我说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反应了好一阵,终于反应过来,老脸一红,你这个当妈的怎么能问出这种问题,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,不是!没有!不可能!一个三连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母,我跟心兰最多就是牵牵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黎碧鸢稍稍收敛了一点气势,周捍北这才得以喘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要你离开心兰,你能做到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伯母,我还是那句话,除非心兰不同意,不然我不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杀了你,叫心兰死了这条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屈指一弹,一到强烈的劲气迎面而来,周捍北没有动,死死的盯着这黎碧鸢,他不相信她敢就这么把他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周捍北倔强而又镇定的表情,黎碧鸢手掌一挥,那劲气消失的无影无踪,心里叹了口气,是啊,我怎么可能杀你,要是你死了,心兰会恨我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伯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知道自己安然无恙后,周捍北整理了一番仪容,重新坐在黎碧鸢对面,好像之前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说你们的经历吧,我想听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周捍北开始给黎碧鸢讲述起他们的故事,从一开始他们相识,短短几天二人心里就互相生出情愫,黎碧鸢也是觉得不可思议,还真是应了那句话,少女的心总是被细节打败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体蛊毒发作,周捍北不明所以,上前关心帮忙反中了蛊毒,黎碧鸢听得也是掩嘴一笑,当听到护送齐东强最后反被劫持,一路上各种计谋层出不穷脱逃时,也是惊讶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讲到最后在混乱之地发生的事情,黎碧鸢也是愤怒不已,恨不得代替自己的女儿去暴打那些妖物,也为女儿最后获救而感动,最重要的是,女儿真的遇见对的人而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黎碧鸢满脸的慈爱,也心疼着眼前这个少年郎,现在有几个人能舍身救自己心爱的人和自己同甘共苦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母,见笑了,没能好好保护心兰,让他们陷入险地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的已经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碧鸢一改下午冷漠的姿态,现在让周捍北有一种看见自己母亲的感觉,就是正常的和长辈在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捍北,下午那一巴掌希望你不要记恨我,我也是有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的伯母,毕竟谁家的女儿这样了,都会忍不住的,您是长辈,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碧鸢点点头,解释起下午为什么会那样,原来她先出手会让黎海川和黎清华误会,毕竟她就不是那么冲动的人,从而转移注意力,都想知道她怎么突然会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目的,就是避免周捍北可能会被打死,因为黎清华可是出了名的护女狂魔,看着让自己女儿忍受非人的折磨的元凶在这,很有可能黎清华一怒之下把周捍北打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第一下被老爷子挡住了,万一突然来那么第二下,谁能预料到,毕竟黎清华是亲眼看见黎心兰忍受着那非人的折磨,嘴里心里喊得还是周捍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个当爹的把心肝宝贝养这么大,从来没让心兰受一点苦,多心疼啊,还有黎清华自己心里也不舒服,当爹的在面前呢,喊的却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,都没考虑过父母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嘛。

        害女儿的元凶突然出现,想着发生的一切,理智被愤怒冲昏了头,很可能会酿成大祸,万一周捍北死了,黎心兰会不会原谅父母,按照她那性子,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,说不定还会做出傻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冒失了,可是如果不来这里,我不知道去哪找心兰,对不起,伯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听完这一通解释,瞬间也就释然了,当父母的哪有不为孩子考虑的,都是想他们好,周捍北能理解,根本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,他也不想心兰夹在两边不好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,不用道歉,这也是我们做父母的太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伯母,还请帮忙给伯父说一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捍北摇摇头道,无论站在哪一方考虑,他还是觉得他有必要道歉,态度得拿出来,也是为了他们以后,有了长辈的支持那会更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会带到,时候不早了,你早些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碧鸢安慰了一下周捍北,便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小楼后,黎海川慢慢露出身影,苦笑的再次隐去身影,原来在黎碧鸢释放威压时他就已经到了,怕找周捍北的麻烦,就在暗中默默守护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知道自己孙女的性子,所以一定不能让周捍北出事,好在结果是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聊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聊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楼外面黎清华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妻子,迫切想知道聊天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明很担心,却装作漠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怕冲动犯错,心兰生我气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那小子很不错,心兰交给他,咱们可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黎清华满是狐疑的眼神看着黎碧鸢,心里不想去相信这个事实。直到黎碧鸢把他们之前谈话的内容,一字不差的说出来后,他才相信,只是神情有些落寞,心里空落落的,现在出现一个人可以代替他的位置,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个有担当的人,女儿跟他不会吃亏,而且从他说的话里能感觉出他被咱们心兰拿捏的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,这点心兰遗传了你,嘿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是皮痒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黎海川看着黎碧鸢心想,我不就被你拿捏的死死的嘛,看着那母女一个样子刻出来的表情后,瞬间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不闹了,就算他像你说的那样,他现在还没成长起来,遇见更大的危险呢?他拿什么保护心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不用我们操心了,谁也不是一下就成为高手的,不都是一步一步来的嘛,别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样才多想,就因为这样他们会去更危险的地方,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有完没完了,不然你就贴身保护呗?鸟儿总有一天要展翅高飞,不能一直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黎碧鸢的话,黎海川也是默不作声,要他生的是儿子,他根本不会管那么多,只想有多远离多远。算了,摇摇头,领着黎碧鸢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兰,你在哪?千万不要出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周捍北完全没有睡意,他在思考着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,想着对策,同时也担心着黎心兰的安危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她最有可能先去哪里打探情报,现在她的实力有可能会比拓跋宏高,但是毕竟她的境界不是很稳定,而且拓跋宏是大荒将军,身边高手肯定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希望心兰不要贸然行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wap.

  http://www.zibiwx.com/book/147024/6083585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zibiwx.com。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ibiwx.com